langage change

Immigration Bureau of Japan

sp menu

引渡・違規審査・口頭審理・異議申訴・裁決・在留特別許可

1 引渡(入管法第44條)

入境警備官因違規調查收容嫌疑者時,應在關押48小時內將該嫌疑者及筆錄、證物等一起交給入境審查官。這被稱為“引渡”。接受該引渡的入境審查官審查入境警備官實施的違規調查是否有誤。

入管法第63條規定,嫌疑者因刑事處分等被關押時(未判決拘留、服役期間等)或按照收容命令書未將其關押時,均可實施強制遣返手續。有時可不關押嫌疑者,進行違規調查,并由入境警備官將此案移交給入境審查官。這種情況稱為“移交”。接受該移交的入境審查官審查入境警備官實施的違規調查是否有誤。

2 違規調查(入管法第45條至第47條)

入境審查官從入境警備官接受嫌疑者的引渡後,應立即對該嫌疑者是否為強制遣返對象(指符合強制遣返理由的任意一項,且不屬於勒令離境對象的外國人)實施調查。

入境審查官認定嫌疑者符合強制遣返對象的條件,且該嫌疑者認同後并希望回國時,主任審查官應簽發強制遣返命令書,將其強制遣送。

嫌疑者堅持認為上述認定有誤、或認為上述認定無誤,但希望取得在日本逗留的特別許可時,可申請進行第二階段的口頭審理。

違規審查的結果,入境審查官判定該嫌疑者不符合強制遣返事由的任意一項時,或入境審查官認定該嫌疑者屬勒令離境對像時,入境審查官在接到主任審查官的離境命令後,應立即釋放該嫌疑者。

3 口頭審理(入管法第48條)

若入境審查官認定嫌疑者為強制遣返的對象,嫌疑者堅持認為上述認定有誤、或認為上述認定無誤,但希望取得在日本逗留的特別許可時,可在接到認定通知后3天內以口頭方式向特別審理官提出口頭審理的請求,特別審理官以此為據實施審問。該審問是由特別審核官實施的口頭審理。特別審理官為法務大臣指定的高級入境審查官。

特別審核官判定入境審查官的認定是否有誤。特別審理官判定入境審查官的認定無誤,且該嫌疑者對此認同後并要求回國時,主任審查官應簽發強制遣返命令書後,將嫌疑者強制遣返。

嫌疑者堅持認為上述認定有誤、或認為上述認定無誤,但希望取得在日本逗留的特別許可時,可申請進行第二階段的審查,即向法務大臣提出異議申訴。

口頭審理的結果,特別審理官入境審查官判定該嫌疑者不符合強制遣返理由的任意一項時,或特別審理官認定該嫌疑者屬勒令離境對象時,特別審理官在接到主任審查官的離境命令後,應立即釋放該嫌疑者。

口頭審理時,嫌疑者或其代理人可提出證據、詢問證人或取得特別審理官許可後讓嫌疑者的一名親屬或朋友列席。另外,特別審理官也可命令證人出面、令其宣誓後提供證詞。

4 異議申訴(入管法第49條)

經入境審查官的認定及特別審理官的判定後,若嫌疑者堅持認為上述認定有誤、或認為上述認定無誤,但希望取得在日本逗留的特別許可時,可在接到判定通知書之日起3日內將不服理由以書面方式提交給主任審查官,並請求法務大臣作出最終判決。即。異議申訴。

異議申訴由特別審理官的上級入境審查官--主任審查官以書面方式寄送給法務大臣。主任審查官是最上級入境審查官之一,由法務大臣任命。

5 法務大臣的裁決(入管法第49條)

接到異議申訴的法務大臣不直接調查嫌疑者,而是審閱入境警備官的違規調查、入境審查官的違規審查及特別審理官的口頭審理等一系列調查審查後得到的證據(事件記錄)作出裁決。

法務大臣裁定異議申訴為不合理時,應將該結果通知主任審查官,然後由主任審查官簽發強制遣返命令書。

法務大臣認為嫌疑者不符合強制遣返理由的任意一項,裁定異議申訴為合理時;或認為嫌疑者屬於勒令離境對象,裁定異議申訴為合理時,主任審查官接到上述通知,勒令該嫌疑者離境後,應立即釋放該嫌疑者。

6 在留特別許可(入管法第50條)

法務大臣認為異議申訴為不合理,但屬於以下情形之一時可特別許可該嫌疑者在日本逗留。這種由法務大臣裁決的特例就是特別在留許可。

  • 得到永住許可時(入管法第50條第1項第1號)
  • 曾作為日本國民在我國擁有戶籍時(同項第2號)
  • 因人口買賣等受他人支配而在我國逗留時(同項第3號)
  • 法務大臣認為有理由應特別許可其逗留的其他情況(同項第4號)

在留特別許可原本針對應被強制遣返的外國人,法務大臣可特別批准其在我國逗留,由法務大臣酌情裁決。

※ “取得在留特別許可及未取得在留特別許可的案例”

7 強制遣返命令書的簽發(入管法第51條及其他)

主任審查官接到服從入境審查官認定或特別審理官判定的通知時,或接到法務大臣對異議申訴作出無理由裁決的通知時,應簽發強制遣返命令書。

通過一系列強制遣返手續,被稱為“嫌疑者”的外國人自強制遣返命令書簽發之日起不再是嫌疑者,而成為“被強制遣返人員”(以下稱“被強制遣返者”),即被確定為應離開我國的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