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age change

Immigration Bureau of Japan

sp menu

引渡/违法行为审查/口头审理/提出异议/裁决/居留特别许可

1 引渡(入管法第44条)

入境警官依照违法行为的调查而收容嫌疑人时,自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时起,须在48小时以内连同调查书及物证一起将嫌疑人交付给入境审查官。这被称为“引渡”。接收该引渡的入境审查官,将会对入境警官所进行的违法行为的调查是否有误进行审查。

此外,入管法第63条中存在如下规定:嫌疑人因刑事处罚等原因而被限制人身自由时(待定羁押、服役过程中等),即使在未依照收容指令书限制其人身自由时,也可以执行强制出境程序,有时会在不收容嫌疑人的状态下直接进行违法行为的调查,并将案件由入境警官移交至入境审查官。这被称为“交接”。接收该交接的入境审查官,将会对入境警官所进行的违法行为的调查是否有误进行审查。

2 违法行为的审查(入管法第45条至第47条)

从入境警官接收嫌疑人引渡的入境审查官,必须立即对嫌疑人是否是强制出境对象(是指符合强制出境事由的某一项并且不属于勒令离境对象的外国人。)作出审查。

入境审查官认定嫌疑人是强制出境对象并且嫌疑人承认该事实并希望回国时,将通过主任审查官发放强制出境指令书,该外国人即被强制出境。

如果嫌疑人认为该认定有误,或者尽管没有错误,但希望特别准许居留日本时,可请求进行相当于第2阶段审查的口头审理。

不过,作为违法行为的审查结果,如果发现该嫌疑人不符合强制出境事由的任何一项,入境审查官已对该事实予以认定时,或者入境审查官认定该嫌疑人属于勒令离境人员时,收到来自主任审查官的离境命令时,入境审查官必须立即释放该人员。

3 口头审理(入管法第48条)

入境审查官认定属于强制出境对象时,如果嫌疑人认为该认定有误,或者尽管没有错误,但希望特别准许居留日本时,应在接收认定通知之日起的3天以内,以口头形式向特别审理官请求进行口头审理,可根据该请求进行审问。这就是特别审理管进行的口头审理。特别审理官由法务大臣指定的上一级入境审查官担任。

由特别审理官判定入境审查官所进行的认定是否存在错误。特别审理管判定入境审查官的认定无误,嫌疑人承认该事实并希望回国时,将通过主任审查官发放强制出境指令书,该外国人将被强制从日本出境。

如果嫌疑人认为该认定有误,或者尽管没有错误,但希望特别准许居留日本时,可进行相当于第3阶段审查,也就是向法务大臣提出异议。

此外,按照规定,作为口头审理的结果,如果发现不符合强制出境事由的任何一项,特别审理官已对该事实作出判定时,或者特别审理管判定该嫌疑人属于勒令离境对象时,如果收到来自主任审查官的离境命令,特别审理官必须立即释放该人员。

口头审理时,嫌疑人或其代理人可提供证据,询问证人。此外,嫌疑人获得特别审理官的许可后,可让一名亲属或朋友亲自到场。另一方面,特别审理官可以命令证人到场并宣誓,征求其证言。

4 异议的提出(入管法第49条)

经过入境审查官的认定以及特别审理官的判定之后,如果嫌疑人认为该认定有误,或者尽管没有错误,但希望特别准许居留日本时,可在自接到该判定通知之日起的3天以内,向主任审查官提交记载不服事由的书面文件,请求法务大臣进行最终判断。这就是异议的提出。

异议的提出,是由作为特别审理官更上一级的入境审查官即主任审查官向法务大臣送交文件来进行。所谓主任审查官,是最上一级入境审查官的一种,由法务大臣指定。

5 法务大臣的裁决(入管法第49条)

受理提出异议的法务大臣,尽管不直接调查嫌疑人,但会根据入境警官所进行的违法调查、入境审查官所进行的违法调查以及特别审理官的口头审理这一系列程序所形成的证据(事件记录)进行裁决。

这样,当法务大臣裁决异议的提出不存在理由时,会将该决定通知主任审查官,主任审查官据此签发强制出境指令书。

另一方面,法律还规定,主任审查官如果接到来自法务大臣的裁决通知,认为嫌疑人不适用于强制出境事由中的任何一项,所提出的异议存在理由,或者认为嫌疑人属于勒令离境对象,所提出的异议存在理由并发出离境命令时,则必须立即释放该嫌疑人。

6 居留特别许可(入管法50条)

即使法务大臣认定异议的提出没有理由,以下情况时,也可以特别准许居留。该法务大臣的裁决特例属于居留特别许可。

  • 已获得永住许可时(入管法第50条第1项第1号)
  • 曾经作为日本国民在日本拥有籍贯时(同项第2号)
  • 因人身交易等被置于他人支配之下而滞留日本时(同项第3号)
  • 除上述之外,法务大臣认定拥有应给予特别居留许可事宜时(同项第4号)

该居留特别许可本来是法务大臣针对应强制从日本出境的外国人所给予的特别居留许可,是否给予许可有赖于法务大臣的自由裁决。

※“居留特别许可的事例及未给予居留特别许可的事例”

7 强制出境指令书的签发(入管法第51条等)

收到服从入境审查官的认定或服从特别审理官的判定的通知时,或者在向法务大臣提出的异议后,收到不存在理由的裁决通知时,主任审查官所签发的文件即为强制出境指令书。

在一系列的强制出境程序中被称为“嫌疑人”的外国人,自该强制出境指令书签发之时起,将不再是嫌疑人,而是“被强制出境的人员”(以下称为“被强制出境人员”),属于已确定将被强制从日本出境的人员。